不正

进击

【雷磊】七年之痒

半AU,演员雷X教师磊,还有一丢丢穿越神马的【自己滚。。。
马上开学了。。。这是开学前最后一次写雷磊,断断续续写了好久没天写一丢丢所以这篇基本没有逻辑可言。。。
文笔惨烈ooc严重,这篇就是典型的想写出深度奈何文笔不够的失败产物。。。














(一)


又是一个清晨,太阳照常升起。孙红雷躺在床上,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睁开眼睛。

他和黄磊发展成这样的关系,已经有七年之久。

纪念日已然过去半年,孙红雷却还记得那天的情景。拍戏回到他们同居的屋子里时已是深夜,黄磊趴在餐桌,脑袋一点一点地钓鱼,听到孙红雷弄出的声响,他猛地醒过来,睁大眼睛笑着望向他。

那双眸子里写满了岁月的沉淀与温柔,满眼都是说不尽的笑意。孙红雷脱了外套,给了爱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磊磊,咱们在一起,今年是多少个年头了?”

“大傻子……”那人的笑声温柔地回荡在他的耳边,“七年了啊。”

孙红雷微不可闻地愣了一下。七年了……时间竟是过得飞快。他用额头抵着黄磊的额头,看着后者眼角藏不住的皱纹,深沉如水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倒影。

我们走过了七个春夏秋冬,真想和你继续走下去。


(二)


孙红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些天他脑子里总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一些想法扰乱着他的心神。最终一个词慢慢浮现出他的脑海:七年之痒。

这个词要是搁在几年前,孙红雷一定是毫不在乎嗤之以鼻的,谁他妈相信这么邪乎的预言。但是岁月告诉他,没有什么不可能。

他躺在床上就摸开了自己的手机,上网浏览七年之痒这个关键词。黄磊不在身边,被窝冰凉,说明那人已离去多时。孙红雷不想追求黄磊的行踪,只是默默地看着手机。

造成七年之痒的原因很多,但他觉得这跟他和磊磊一点都不相符。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边缝隙斜射进来,撕开了一大片黑暗。孙红雷盯着那一米阳光,悻悻地放下手机。


(三)


“红雷,起床吃饭了。”

熟悉无比的人推门进来打破了寂静,也带着一丝牛奶的香味。

原来一大早起来是给我做早餐去了……孙红雷若有所思。

“你怎么了,天天赖床……”黄磊皱了皱眉,“是不是生病了?”

“没什么……”孙红雷开口敷衍。

黄磊走上前拿手去摸红雷的额头:“你难不难受?有没有发烧?”

那人的体温让孙红雷打了个激灵,低得不似常人。他的手却先于大脑一步,颇为不耐烦地打掉了黄磊的手。

两人都一愣。孙红雷有些窘迫:“对不起磊磊,我……我真没事。”

“你玩手机。”黄磊眼尖地看到孙红雷枕边的手机,恼了,“红雷你一大早起来玩什么手机?不是让你放得离床头远一点吗,手机辐射很大的你不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而且你不吃饭就捧个手机玩会很没精神的……”

絮絮叨叨,劈头盖脸。孙红雷神情恍惚地看着有些激动而手舞足蹈的黄磊,心里不知为何腾升起一股无名的火气。

“一大早的你烦不烦啊!”

大概声音有些太大了,黄磊的唠叨戛然而止 。他困惑地看着孙红雷,仿佛在审视一个外星人。

尴尬。孙红雷实在是找不到勇气继续说话,掀开被子抢先来到了餐厅。果然,是热牛奶和面包,配一个煎得金灿灿的鸡蛋。

那一天,黄磊没有吃早饭。


(四)


日子就这样过去,不紧不慢地。孙红雷却觉得越来越难受。

短短两三个月,他和黄磊吵架的次数却比前七年加起来都多,多半还都是为了极小的琐事,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最后总以黄磊莫名其妙的退让告终。

那个人越来越小心翼翼。孙红雷不懂为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耐心正在被时间一点点消磨殆尽。

他觉得黄磊很无趣。他觉得黄磊迂腐,老妈子,天天张口闭口唠叨,吵得他耳根子不能清静。

如今的孙红雷看向他的伴侣,眼神再也没了当年的热切。

说实话,孙红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没有问过黄磊。

熬过就好了……他总想着。


(五)


熬不过呢?

那就只能分开了。


(六)


黄磊出走的那天晚上下着大雪,一片白茫茫中他没有给孙红雷留下一个眷恋的脚印。

孙红雷坐在房间里喝着红酒,静静回想着。

这几个月他们爆发了无数次大吵,黄磊都没有出走,唯独这一次,他离开了。

说实话,孙红雷并不觉得今天他们有吵架。一大早孙红雷刚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因为有些冷缩在被窝里的黄磊,通红的脸颊大半藏在被窝里好不诱人,突然来了兴致。他吻住了黄磊的嘴唇。出人意料地,黄磊醒过来,推开了正要继续进行什么的孙红雷。

红雷翻身下床,在黄磊嫌弃的眼神中点起一支烟。

“黄磊,你他妈真的老了。”

他淡淡地吐出一片烟雾,朦胧中没有看见黄磊的表情。

“你现在很无趣。”

他咧开嘴笑了,却没有得到黄磊长篇大论的反驳。

“你以为我的青春去哪儿了?”

回答的声音很轻,闷闷的。孙红雷撇撇嘴没有深究这句话的意思,掐了烟起身离开。

等他晚上回家,就再也没有见到黄磊。窗子没有人关,夹杂着雪的冷风灌进房间,一身冰冷的孙红雷拿起门边黄磊的纸条,只觉得心凉到了冰点。

“我出去走走。”


(七)


孙红雷是被一个电话吵醒的。凌晨两点的电话让他很有打人的冲动,然而接听到电话之后,他顿时睡意全无。

急救中心打来的电话。

他的磊他妈狗血地出车祸了。

孙红雷暴躁地开着车在空旷的马路上狂飙,似乎在发泄着什么。死胖子……你可千万别死!


(八)


手术室的灯久久长明,孙红雷抱头坐在一边,想吸烟又不被允许,指关节捏的咔咔作响。

这算怎么回事?

这就是命啊。

护士走出来,问到:“谁是黄磊的家属?”

孙红雷抬头急匆匆地冲过去。小姑娘有点焦急地抬头:“我们找黄磊家属,你是他什么人?”

什么人?孙红雷哽住了。他和黄磊的关系是绝对没有公开的,黄磊作为老师,他作为演员,都承担不起同性恋的负担。

“快点呀!没有病危通知书的签字医生不能继续进行手术的!你是他的家属吗?”小姑娘急火火地再次对眼前奇怪的男人发问,她定睛一看,突然惊呼,“你……你不是孙……”

“我来签字,这是我表弟。”


(九)


黄磊被推出来的时候身上盖着白布单,洁白无瑕。医生口罩都没摘,对一脸呆滞的孙红雷说了五个字。

“我们尽力了。”

昔日银幕上的硬汉两眼一黑,“嗵”地倒在地上。


(十)


他睁开眼睛,俯瞰大地。孙红雷还以为自己死了,他看到雪花穿过他的身体。

他落在地上,眼前是一个熟悉又生涩的面孔。

“你是谁?怎么突然来这里?”

化妆间里,背对着孙红雷的唯一的人,对着镜子说。他的眼睛很亮,干净得像拉萨的天空,又像贝加尔湖的湖水。

孙红雷没有接话。他觉得诡异,自己都不能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影子,眼前这个青年却可以。

“你真是个怪人,为什么不说话?”

青年轻轻笑着转过身,无害地盯着孙红雷的眼睛。

那是黄磊。年轻的,鲜活的黄磊。


(十一)


黄磊花了半个钟头相信只有自己看得见孙红雷,然后潇洒地和制作方打了个哈哈,把将要拍摄的MV延期。

走在回黄磊住处的路上,年轻的小狐狸一样的黄磊眼睛里满是新奇和兴奋。

“喂,你说你是个演员?那我现在假装看不见你,还挺专业的吧?”

青年的嗓音独特清亮,透着一股机灵劲儿。孙红雷点点头,木讷地回他一个笑容。

“你这大傻子,笑起来眼睛都没了。”

大傻子。

孙红雷听到这个称呼,迅速红了眼眶。

好像,再也没有人会叫他大傻子了。



(十二)


“所以说,你的梦想是当个演员?”

黄磊的住处不大,小房间因为没有开灯还显得昏暗,但对于孙红雷来说这种气氛莫名地舒适。俩人一瓶瓶灌着啤酒,靠在沙发上一起呼吸着门缝里钻进来的新鲜的冷空气。

“不跟你吹……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唉……我已经演过不少戏了。”黄磊没喝醉,却有些大舌头。他的脸微微涨红,靠在孙红雷肩膀上人畜无害地笑得灿烂。


孙红雷闷闷地灌了一口酒。他竟是忘却了,磊磊做老师之前,也曾是一个演员。

“孙老师我给你弹吉他听吧。”黄磊的眼睛里仿佛藏了一个世界,一笑倾城。他撇下酒瓶,跌跌撞撞地起身。

“诶……”孙红雷眼睛翻了翻,扯住了黄磊的手指。“叫我红雷……”


(十三)


黄磊抱着吉他只剩下了认真的模样,他闷着脑袋拨了两下琴弦,抬起头勾起一边嘴角,吐着酒气朝孙红雷笑。

他是生机勃勃的,充满了活力的,一颗蓬勃跳动的心脏有如初生的红日,满满的都是希望。

“本来想拍MV的,先给你演一遍好了。”

“我不是别人说的那种潇洒的男子汉,
也可能没有繁华的都市迷人的温柔心肠;
我也许怀疑世间的是非对错都各有一半,
但至少我还拥有抵挡诱惑的铁石心肠。”

少年青涩的嗓音回荡在小小的房间,和着不时吹进来的冷风,吹在孙红雷心上。他喝得恍恍惚惚,半抬眼看像认真的黄磊,忽然觉得那个留着长发的小子真是桀骜不驯。

“那花开花谢生老病死生命是一个模样,
而朋友开口总是要劝我不要太吊儿郎当;
而春风秋雨一年四季谁不是年年成长,
我欣赏自己虽然很平凡至少还敢做敢当。”

青年唱到高兴的地方,站起来跳到桌子上,和着节奏甩自己的一头长发因为酒精的缘故,微红的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孙红雷仰头看着,黄磊牵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磊磊……”他低低地唤,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叫谁。


(十二)


孙红雷想起来了,这首歌他听过。偶尔黄磊围着围裙做饭的时候会哼两句,现在想来真是唏嘘。

他不自觉地就跟着唱了起来。

“啦啦啦啦啦啦,生命是一首美丽的歌,

啦啦啦啦啦啦,我试着活得一无所有。

啦啦啦啦啦啦,我不要似是而非的活,

啦啦啦啦啦啦,这世上最困难就是快乐。”

黄磊跟着他一起唱完,惊喜地放下吉他跳到沙发上。“你真是来自未来啊,你听过我的歌。”

孙红雷看着突然就接近了自己的脸,他的头发甚至由于惯性扫到自己的鼻尖。

“那你告诉我,我以后会不会很有名?大家都唱着我的歌……”

青年的脸上写满了期待和对未来的憧憬,他的眼睛里好像有光。

孙红雷再次灌下一大口酒,反问道:“磊磊,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你会为他放弃理想吗?”


(十三)


青年眼睛转了转,好像在思考。孙红雷正打算绕开话题,黄磊开口。

“会啊。”

青年的语气里没有什么犹豫和顾虑。他翻身躺在沙发上,眯起眼睛。

“我如果爱上一个人,我可以为他放弃我的理想,我可以只做饭给他一个人吃……唔,我大概脑子里就只想着一件事……”

“和他好好的,一直走下去。”

青年的深情一霎那变得温柔,那双眸子里写满了深沉。孙红雷看着那双眼睛,忽然就和记忆里的那人重叠了。


(十四)


孙红雷俯下身子,对着黄磊的嘴唇吻了下去。那一瞬间,她看见了黄磊眼神中的错愕。受惊的小狐狸眼睛滴溜溜地转,正想推开那个怪人,忽然感觉有温热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上。

孙红雷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他吻着他,身体渐渐变的透明。

他想,大概是该回去面对残酷的现实了。


(十五)


孙红雷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他顾不得疼痛,翻身起来。

看了下表,似乎自己昏迷了还不到一个小时。那刚刚的一切呢?是他的梦吗?

他跌跌撞撞地起身,摸索着在医院里乱走一气,然而,黄磊终于还是躺在那里,盖着白布,静静地。

他多希望这也是一个梦。


(十六)


黄磊其实并没有走远。风雪中,他定定地看着不远处自家的窗户由暗到亮,再到暗。

那是孙红雷回家了,还有他睡觉了。

中间,他没有出来找他。

雪片划过他的脸颊,刀割一般疼。他转身踉踉跄跄地行走在风雪中,任大雪将他染白,将他淹没。他浅浅称为白茫茫世界里唯一移动的黑点,倔强而坚韧地在雪地里划开裂口,虽然它们很快便被新的雪花湮没。

他终于是累了,坐在公交车站台旁,静静地掏出手机。他抬头望天,看不清雪花飘来的方向。

他出神地在手机上写着什么,浅浅眼眶湿润。他只觉得眼前全是那人的笑颜,耳旁呼呼的风声吹得他恍惚。

电光火石间,醉酒的司机冲上马路牙子,将他狠狠钉在车与站牌之间。

他的血,是那个雪夜最鲜艳的颜色。


(十七)


孙红雷拿到了黄磊的手机,那上面有一条没发出去的短信。

“红雷,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我为了你付出了很多。我不是乞求回报,我只想挽回你。我放弃了太多,真的不想失去你。你烦我了,我可以改,只要……”

戛然而止。


(十八)


孙红雷突然想到他们年轻的时候。他刚认识黄磊的时候,那个长发青年喜欢唱歌善于演习,浑身充满了活力与激情。

那时,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

他们可以在商场试衣间里交换一个深吻。

他们可以在孙红雷的剧组共食一份盒饭。

他们也曾在黄磊学校厕所干做没羞没臊的爱情。

他们也曾年轻,也有因为爱而疯狂的年岁。


(十九)


黄磊老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至少他不应该在这个年龄死去。

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在学校教书,每天回家围着围裙做饭,唠唠叨叨孙红雷的起居,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唱着自己年轻的歌,让他们飘落在岁月的长河里。

他眼里不再有当年的灵动,多了岁月的沉淀。他平平淡淡,嘴上挂着微笑地每天在家忙碌。

他再也不是年轻时那个长发飘飘的少年。

把他变成这样的,是爱情。

就是孙红雷他自己。


(二十)


他终于有勇气掀开那层白布,面无血色的人似乎睡的安详。

孙红雷轻轻抚摸黄磊的脸颊,他的眼睑,他的嘴角。

他轻轻地蹲下来,凑到黄磊耳边。

“磊磊,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我们在一起八年纪念日。”

“我爱你。”












烂尾完结hhh

评论(3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