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

进击

【雷磊】可以了

生日梗,真人向。ooc有,一点点肉渣有。。。
就是想写颜王过生日磊磊没有祝福的故事,没想到脑洞开成了这样。。。
最后那首歌,参见陈奕迅《可以了》













孙红雷卧在沙发里,怔怔地不知在想什么。今年的生日仍旧那么热闹,一群朋友上门打打闹闹令他好生快活。
然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知道少了什么。高脚杯里被斟满红酒,艳红的血色在灯下晶莹剔透。暗色流转,不只凭添多少心事。
黄磊缺席了。那只老狐狸既没有发微博微信,也没有给他打个电话,似乎忘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也似乎忘了他们热恋时曾许下的,每个生日陪对方一起过的誓言。
孙红雷抬头看向落地窗外皎白的月光,思绪纷飞间,不知多少红酒下了肚。






“咚咚咚——”
唐突的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孙红雷一边思忖着这么晚了会是谁登门造访,一边起身去开门。
一股浓重的酒气随着他开门的动作扑面而来,让他不由自主皱了皱眉。门口的人似乎醉得不清,失去了门的支撑,身子骨便开始往下软,一滩烂泥似的跌坐在地上。
“生日快乐……红雷。”
孙红雷有些心疼地看着眼前人团在地上。他蹲下来,捧过黄磊的脸直视他的眼睛。后者的眼神因为醉酒而迷离,潮湿的眼眶微红令人遐思无限。
“磊磊,你喝醉了。”孙红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张口胡说一句。
夜间一丝凉风拂过,黄磊一个激灵。
“你……你陪我再喝一杯……庆祝你生日……”
孙红雷哭笑不得。
“你不能再喝了磊磊……”他微笑着拒绝,几乎同时对方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孙红雷缴械投降:“那好,你进来吧……”
“不。”黄磊拒绝的干脆,半眯着眼睛瞧着孙红雷。他突然前倾身子,把浓重的酒气全喷在孙红雷脸上。
后者只觉得眼前那张脸一下子放大,温热的气息不时扫过自己的面颊,两个人的距离近得他可以方便地吻下去。他几乎就要那样做了,然而他凑过去的时候,自家卧室里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黄磊牵出一个笑容。孙红雷有些狼狈地安抚他:“磊磊你等我下,我陪你去喝酒。”
话音刚落,他放开扶着黄磊的手,起身回屋。他得跟老婆说一下自己跟哥们儿喝酒的事,叫她别担心。
殊不知门外的黄磊,挑起一边嘴角轻笑着,两颗泪珠“啪唧”狠狠砸进了门口的地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离孙红雷家最近的酒店,两人往高脚杯里倒满楼下买的啤酒,一次次地碰杯饮下。黄磊本是最能喝酒的,之前已经醉成了那样,却依然一杯杯地闷着没有倒下。
“磊磊啊……我们多久没有这样喝过酒了?就我们俩人……”孙红雷开口。
“我不知道……好久了吧……”
黄磊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都结婚了……在一起的时间,当然少了。”
孙红雷沉默。静谧的小空间里突然充斥着尴尬,淡淡的挥之不去。
“磊磊啊……你相信长久吗?”
“长久?你指我俩吗。”
“不不不……只是单纯地问问你相信吗。”
“啊……如果是真正的爱情,我相信是有长久的。”
黄磊轻轻地开口,边说边把酒杯递到嘴边。话音落后他猛地把酒灌下,突然又说了一句:
“但是,如果下定了决心不爱,我认为不能强求。”
他突然转头定定地看向孙红雷的眼睛。
“红雷,分手吧。”
猝不及防。
孙红雷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然而黄磊坚定的眼神和琢磨不够的表情让他知道一切都是真实。他只觉得头疼,飞速运转的大脑怎么也无法处理这一句话的信息。他看着他的神算子,困惑又心痛地看着。
“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生日礼物?”
孙红雷心痛得无法呼吸。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等待了这么久却是这么一个结果。他有些撒泼般地起身,奋不顾身地扑到黄磊身上,将那个烂醉的人狠狠压在自己身下。
“你……黄磊,你他妈凭什么跟我分手!”
酒精上头,孙红雷有些失了理智。他用侵占的眼神狠狠掠过黄磊的每一寸皮肤,然后不管不顾地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啃上去。
“红雷……”
“我这几天想了很久……两个人过于熟悉,就是该分开的时候了。”
他带有鼻音的声音传入孙红雷的耳朵里,倒像一剂催情剂。后者疯了一般啃咬他的脖颈,他的喉结,甚至扯开他的衣服欲往更深处探索。黄磊腾出手,费力地撑着孙红雷的上半身,企图推开他。
那一双手唤回了孙红雷的理智。感受到身体上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力道,孙红雷像触电一般猛地停止了所作所为。黄磊偏过头,不看他的眼睛。
“年轻的时候,我也想过天长地久。但是,现在我们是成年人,我们有自己的责任。你,有家庭,我……我是个父亲。”
“我们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候放荡的资格,我们不能一直对自己,对别人不负责任。”
“我不想某一天,我的孩子看到我这副样子。”
“我爱你,但是现在,我也爱我的孩子。”
寂静无声的夜晚让黄磊的声音听起来来自于天边,却一声声钻进孙红雷的耳朵,狠狠捶敲着他的心脏。
钝痛。孙红雷眼前天旋地转,阵阵钝痛席卷了他的身体和心灵,他觉得无处遁形。他仿佛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氤氲的水汽迅速覆盖了他的眼睛。他木讷地抬头阻止他们流出,身体也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缓缓地,缓缓地从黄磊身上下来。
“我……”
一个字说出来,后面的字再也无法冲破喉咙。孙红雷呆滞地取过酒杯,将里面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我懂了。”
他僵硬地起身,整个人有如秋风中瑟瑟的落叶,枯槁憔悴。他像暴风雨中的扁舟,被无尽的雨水洗刷着,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那……我走了。”
孙红雷鼓起全部力气说了一句,再也没有言语。脚步沉重,步履维艰,仿佛一转身就再也没有再见。
他的心死了,人也跟着虚脱。
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他只想不顾一切地逃离。
然而当他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听到身后,黄磊压抑着的,一声低低的微不可闻的啜泣。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真喜欢你。”








孙红雷只觉得全身血脉喷张。他不顾一切地冲回去,看到黄磊不知何时蜷缩在沙发上,满眼泪痕。
他疯狂地吻上他的唇,感受他唇间淡淡的酒香。躺在沙发上的人被动地回应,再也没有阻拦。唇齿疯狂地绞缠在一起,情欲在狭小的空间开始升温。
孙红雷扒下黄磊的衣服,后者不言语,任人鱼肉一般。急红了眼的孙红雷看着一脸淡漠的自己曾经的爱人,心痛得无法呼吸。
你这样顺从我,是不是就等于推开我。
他进入他的那一刻,黄磊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孙红雷疯狂地律动,黄磊费力地迎合。暴风骤雨般的爱恋,他默默地承受。
这是最后的疯狂。





孙红雷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然没了人影。他伸手一摸还有一片温热,说明那人还没走远。迷迷糊糊地打算去追的时候,孙红雷听到一阵歌声,飘渺着从远方传来。
“真的可以了,我可以了,或许不置可否。
让我当那个提分手的罪人。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我们永远停在这了。
爱不爱的,成为过去了。”
孙红雷冲到窗边拉开窗帘。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我们永远停在这了。
爱不爱的成为过去了。”
“只是朋友,我们可以了。”
楼下的身影踉跄而苍凉,孙红雷趴在玻璃上,哭得失去力气。









短篇,一发完结

评论(2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