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

进击

【雷磊】不疯魔,不成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了一早上啊将近一万个字啊为了治疗我的拖延症一次性写完的啊饭都没吃啊!【激动
古风AU,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大家别打我,写得不好多担待【泪目
关于最后那一点僵尸的,参见电影四大名捕一【什么鬼
我要去吃饭……饿晕了














正文从此入~~~~~~~~~~~~~~~~~~~~





【春】一切的温情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彼时,黄磊还只是一个白衣翩翩的文弱公子。

“话说这黄家小少爷是才情诗书样样精通,在京城名贵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英雄难过美人关,且说那日……”

台下说书人卖起关子,小倌趁机带领大家喝彩投钱,大家都希望听听这京城第一大户黄家的少爷的风流事。

“少爷,说您呢!不过这……”一旁的小石头默默看着自家主子一边沏茶一边听着说书人侃大山一般编造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还一脸淡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市井之乐就在于此,小石,何必较真呢。”

小石头默默撇撇嘴。少爷总是这样不叫自己全名,叫个石头也好哇,小石,不伦不类不阴不阳的。但是如此不令人讨喜的名字从少爷口中说出来,竟平白多了几分雅致。无妨无妨……

被唤作“少爷”的少年浅浅笑着,耳边的故事越发玄虚,令他有些恍惚。走神间茶已沏好,他也不看着,仅凭感觉将茶杯送至口边。

少年举手投足间满是大家风范,不消说定是家教极严。

也是,京城大户,定要担当得起这个称号。

话说这黄家老爷在官场上也算是平步青云。一开始只是拿钱买了个小官,因为头脑灵光,尤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不消些年便攀上了礼部侍郎的位子。官一大,黄老爷也知道责任重大,愣是办了几件真正的事儿,最后竟混进来京城,当上了日日上朝的大官。

黄老爷发达之后也觉得自己这仕途太过于顺利,每天回家吃斋念佛,叫了许多学堂的师傅单独给自己的三个儿子授课,日子渐渐过的有模有样起来。黄家近年来愈加老实本分,几个儿子也渐渐长大,整个黄家的书卷气味也愈加浓厚。

再说这黄家小儿子黄磊,黄老爷老年得一幼子,欢喜之情人人皆知,对最小的儿子宠爱有加。黄磊也争气,天生好学,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老爷只觉得自己生了一个天才,对他更加疼惜。

只是黄老爷不知道,黄磊这般天才,学得无数才华,只施展给一个人看。

京城第一大户孙家长子,孙红雷。








天空中募地下起雨来,起先还是毛毛细雨,下了一阵竟有变大的趋势。

“少爷,今日出来小的粗糙,忘记带雨具了,要不趁着这雨势未大,我们先回府吧?”

小石头低低唤着莫名其妙就陷入沉思的少爷。

“啊……也只能这样了……”

话音刚落,两人起身,从嘈杂的听书人群中脱颖而出,鹤立鸡群。

“诶……这不是……"

“好像……"

周围突然便有了悉悉索索的议论声,众人用根本就是想让对方知道的掩饰低声议论着。

“是黄公子吧……”

黄磊感觉不妙,赶忙起身朝门外走去。议论声渐渐不加掩饰地增大,一股无声的压力逼向了他。他不得不拉住莽撞的小石头,回过头对众人一笑,然后转身,挺直腰杆,一步一步静静走入雨中。

小石头在后面看傻了。“少爷,雨下大了,赶紧跑啊!”

黄磊像是没听到一般,迎着雨直挺挺地隐入雨水朦胧。小石头抹一把脸,追上去,却发现黄少爷躲在拐角处,狡黠地朝他笑。

“当了这么多年下人,你怎么愈发蠢笨了。那些人已经认出我,这一行一步的仪容仪表就不代表我自己了,而是代表我家族的形象啊。”

小石头呆呆看着被淋湿了还风度翩翩的自家少爷,不知说什么好。他说的好有道理……

像是看出来小石头心里的失落,黄磊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笑着说:“没事的,你跟在我身边多学学,我这么好的师傅怎么会教出不行的徒弟呢?”

顿了顿,他又唤:“小石,别愣着了,我们冲回去!”

话音刚落,黄磊就冲进大雨,不一会儿影子就变得模糊。小石头终于回过神,朝那个矫健的身影追上去。






黄磊放空一切地跑者,身后的小石头也还在远处,没有那么快追上。他在心里默默喘气。
刚刚边喝茶的时候,他又想到了自己昨夜做的梦。梦中什么都没有,只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和无边无际的血红。这个梦太过于诡异,黄磊想着,回家之后要不要请一个解梦师傅帮他解答疑惑。

边想着,黄磊便发现自己跑错了路,到府中的路应在前几个路口转弯,他竟是忘却了。看着自己从里湿到外的身子,黄磊放弃了奔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缓缓往回走。

“年轻人……请在此稍作停留。”

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好似从四面八方,又好似就在耳边。茫茫大雨中,黄磊打了一个寒战。

他终于看清,在不远处的一角屋檐下,有个老者一身行乞的装扮,正在呼唤他。

黄磊鬼使神差地走上前。朦朦胧胧中,他费力地观察起老者来,只见那老人一袭红衣,虽然破旧但也依稀能辨认出华丽的样子,老人脸上满是雪白的胡须,发髻也是花白的。诡异的是,
在这下雨天,他竟没有一点淋湿的样子。

近看,黄磊才瞧真切了。雨水落到老人身上时,竟似落到了隐形的罩子上一般,硬生生拐了个弯流淌入地下。

这是什么诡异的身法!

黄磊看得惊骇,白须老者倒也见怪不怪,一双眼睛在被暴雨淋的狼狈的公子哥身上来回游走,似在想着什么。末了他再次开口:“我观你这般凶险……莫非是遇上了梦魇?”

那声音低沉又空灵,听得黄磊直冒冷汗。梦魇?难道是自己昨晚的血梦吗?这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地的奇怪老者,该不该告诉他自己的梦境呢?

“把你的手给我。”

老人说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指引,黄磊伸出手,与那只苍老的手相握。他感觉老者手心有一股奇妙的热流,就那样团团在掌心,也不四处游走,握久了竟有些烫人。黄磊受不住想挣开,却不想老者的力气十分惊人——而且在他试图挣开那一刹那,老者抬眼,静静地望了他一眼。

那一眼似乎包含着无数的寓意要呼之欲出,却又被困在牢笼里,叫嚣着想要冲破重重障碍一般。

黄磊被吓得呆住,不再挣扎。老者却突然放开了他的手。

“血红色……阴谋,屠戮……月神威震之时,便是血湮之日……时候不长了……"

虚幻的声音好像来自天边,模模糊糊的语言听的人一头雾水。黄磊到底是大家名门,也不恼,觉得没趣便挠挠脑袋要告辞。

红衣老者却突然又开口:“跟我走吧,我可以改变你的未来。”

这是什么话?黄磊笑了:“老人家,我对你所说的并没有什么兴趣,先行告辞了。你若是日后有什么事端,可以来黄府找我,小生定鼎力相助,也不枉你替我算命一场。”

白衣少年转身再次行入雨中,红衣老者也不再挽留,之时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喃喃道:“我本想救你离开那水深火热,看来,一切的劫数都是你的命。”

少年的身影消失不见。空旷的大街上忽然多出几十号黑衣人影。为首的黑衣人对老者行礼:

“安老爷,这就放他走了?”

被唤作“安老爷”的红衣老者淡淡起身拂袖,一袭红衣却不像刚才那般破旧,而是血色欲滴。

“等着吧……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黄少爷生性儒雅自持,一生难得放荡几次。于是淋的一身湿的黄少爷回家之后,便遭到了报应——惹上了风寒。

这一病不得了,黄磊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天内小石头几乎寸步不离地照顾他,虽然夫人没有责骂他什么,但是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那日没有护少爷周全。

“小石,你别忙啦!总是让我喝水,一个时辰喝了几次了?”

黄磊蜷缩在被子里,小声嘟囔着,皱着鼻子声音闷闷的,平添了几分憨厚可爱。意外地,小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快言快语地回答他,黄磊听到门口隐隐约约传来争吵的声音。

“孙少爷……我家公子需要静养,您不能进去……”

“起开……若不是你,磊磊会染病?还在这堵我……诶你等等,什么你家公子,磊磊是你的吗!”

躺在床上的黄磊掩饰不住爬上脸的喜悦。他开口:“小石,让红雷哥进来吧。”

少爷发话,小石头只能悻悻地作罢。孙红雷得了允许,朝小石头咧嘴一笑,大摇大摆地进了黄磊的“闺房”,还不忘把门细细掩上——将小石头掩在外面。

“好些了吗?”

孙红雷的语调里满是心疼。黄磊好气又好笑地看着眼前地痞流氓一般的孙红雷,慢慢撑着坐起来。

“我早就没事了,是我娘大惊小怪。”末了还不忘加一句,“你别老欺负小石头啊,吓坏了你给我赔一个。”

孙红雷嘿嘿笑着,突然欺身压上黄磊。因为病灶的缘故,他愈发消瘦的脸颊上少了许多昔日的光彩,却惹得人很想疼惜。他突然把脸凑过去,对着黄磊微微干燥的嘴唇就吻下去。

舌尖利索地撬开牙关长驱直入,还不时在那温润的口腔中搅动。这个吻温和又绵长,黄磊渐渐沉进去,知道自己憋得开始发慌才依依不舍地推开。

“怎么样,赔你了。”

“我……会传染给你的啊……”

“那又如何?”

“真是个大傻子。”

两人依偎在一起,谁也没有注意到,窗棂上被人捅破一个小洞,一只眼睛正默默看着这一切,眼中写满说不清道不明的恨以及兴奋。








【夏】焦躁是死神张开的隐形利爪

黄家小少爷年岁日渐增长,转眼及冠过去了三年,却一直未娶妻。

黄老爷闲时,总会帮他张罗一下,安排在宴会上与各种各样的大家闺秀相见。黄磊虽厌烦,但也推脱不掉,只得一次次装着笑脸,拿捏有度地会见一个又一个女孩。

黄老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何就是不对这些女人动一点心思?

那日在与妻子同房之时,黄老爷心不在焉。黄太太眼珠一转,猜到了丈夫的心事。黄磊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黄老爷与一小妾所生,那个薄命女子在生黄磊时就难产离开了人世,弄得老爷一群儿子就独宠黄磊一个。

黄太太一边脱黄老爷的衣服,一边轻轻咬住了他的耳朵。

“老爷……你知道磊儿为什么不娶妻吗……”






这天,黄磊刚刚与孙红雷喝完酒从酒楼回来,便碰上了要求携自己同去赴宴的父亲。酒精上头,黄磊有些半撒娇地对父亲说:“爹,我今日身子不太舒服,能不能不去啊?

“不舒服你跑出去喝酒——跟那个孙红雷?今天你不去也得去,没有什么商量的。打紧去换件锦衫,瞧你这一身酒气。”

黄老爷的态度莫名其妙地强硬,这让从小便有求必应的黄磊微微有些心慌。聪慧过人的他一眼便识破黄老爷有心事,便不再多言,顺从地回屋换衣服去了。

京城的夜色十分迷人,在刘员外家的后院此时正觥筹交错,灯火辉煌。黄磊这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因为父亲和刘员外不约而同地把他和刘员外家的千金安排在了同一桌。娇羞的女孩子不时看他一眼,脸上便升起可疑的红晕。察觉气氛有些尴尬,黄磊开口。

“敢问姑娘芳名?”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刘子衿,叫我子衿就好。那……你呢?”

“黄磊。”

原本就是为了客气才问的话,反正爹不在盯着他,黄磊也无需装作热忱的样子,淡淡报了自己的名字,便开始低头夹菜。

子衿也不恼,只是浅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如玉的公子,轻轻攥了攥自己的拳头。

她取过酒壶,斟了满满一杯,末了,将自己小拇指指甲悄悄伸进酒杯,又不易察觉地轻轻晃了晃。

再次抬手,原本指甲盖里满满的药粉全都进了酒里。

她笑着把酒端给黄磊,不明真相的后者端起酒杯朝她笑了笑,一饮而尽。

子衿看着他微笑着倒下。







一群人在子衿指挥下悄悄把黄磊运进了她的闺房,正在喝酒的黄老爷瞄到这一幕,竟默不作声,稍微一愣便又回到了酒桌上,嘴角还挂着不明就里的笑意。

房间里,因为药物的缘故,黄磊一张脸红得不似常人。迷迷茫茫中他只觉得自己很热,欲望侵占了他的理智,燥热难耐的黄磊止不住开始扭动。

忽然有个冰凉的物体贴上他的唇,冷得他一激灵。

啊……好凉……别,别走……

黄磊急不可耐地吻上那一抹清凉,并且不顾一切地攫取更多。他不管不顾地朝缓解燥热的那一抹凉发起进攻,亵衣何时被人脱下都不曾知晓,当那个冰凉凉的物体贴上他赤裸的胸膛,黄磊心漏跳了一拍。

他疯狂地吻这那个人,不断用自己滚烫的身子蹭着扭着。那个人终于挣脱他的吻,环手抱紧滚烫的男人。

“磊……别急。”

沉浸在情欲中的黄磊像是突然被人打了一闷棍般,猛地清醒过来。这不是……这不是他……

这不是他!

他狼狈又跌跌撞撞地推开子衿,双眼因为情欲泛起水雾,一时看不分明。燥热难耐,心却跌落到冰点。

女人已然亭亭玉立,一丝不挂,唇被吻得红肿,双眼却沾满泪水。

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是子衿的贴身侍女。看到眼前淫乱之景,侍女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









小小的屋子挤满了人,但多半是看热闹的宾客。子衿已然穿戴整齐,站在一旁哭哭啼啼。

黄老爷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儿子,眼中闪过一狠戾。

“黄老爷,你说这算个什么事儿!”

刘员外气急败坏地抱怨。前些日子黄老爷来他这里登门拜访,提出订下黄磊与刘子衿的亲事,但须做一个局。刘员外实在疼惜自己女儿,奈何黄老爷以仕途压他,并保证不出差错,才不得已答应。却不曾想闹成这个样子,怕是要搞的满城皆知。

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黄老爷也不答话,定定看着自己儿子。黄磊得知一切都是父亲做的局之后,倔强地再也不说一句话。身上的燥热感依然消失殆尽,光着上身的他跪在父亲脚边,心如死灰。

“磊,为父知道你委屈,是我不该弄成这样。”黄老爷顿了顿,继续说,“但是,此事到了这个地步,你非得娶子衿小姐进门不可。”

呵……黄磊冷笑。绕来绕去兜兜转转还是为了这茬,父亲也真是执着。他抬头,执拗地回答:

“不。”

众宾哗然。刘子衿闻言,刚刚平复下来的啜泣徒然增大。黄老爷气得身子微微颤抖,他咬牙切齿地发问:“为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他叫孙红雷。”

所有人深吸一口气,一霎那静得令人不安。窗外只剩了蝉鸣,在夏日的夜间令人烦躁。月色如水撒在黄磊身上,执着的人儿披着银白的纱衣,美得令人不可方物。

黄老爷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么说……你母亲说的是真的了?”

黄磊不接话,他并不知道大太太在父亲那里说了什么。

“啪——"黄老爷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巴掌将黄磊甩在地上。

“畜生……”

他很恨地拂袖离去,黄磊趴在地上,眼眸中渐渐泛起水雾。

长这么大,父亲第一次打他。







之后……

之后黄磊就被禁足了,整天整夜关在院子里不让出去。那天在刘员外府上掀起的轩然大波被父亲铁腕摆平,关于黄家少爷是断袖的消息没有不胫而走,还是有不少姑娘日日坐着关于黄磊的梦。






黄磊静静坐在院子里。半月了,他只与小石头说过话,其他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坐着,望向院子里的一角天空。

有时候小石头送饭进来的时候,会看见公子望着天空怔怔地流泪。小石头不能理解,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只能说,公子喜欢的刚好是个男人而已啊。这又有什么错呢?

世间万事本来可以变得很简单,不知为什么总有人要求复杂。

或许他可以帮上公子什么忙……小石头心里暗暗思忖,觉得应该去找一下红雷大哥,毕竟这消息红雷大哥还不知道。

出了这样的事,黄老爷下令全府戒严,凡是沾惹上孙家之事的人一律逐出黄府。小石头咬咬牙,为了公子,他必须拼一拼。






黄磊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了,日子流逝得昏昏沉沉,脑子里塞满的全是关于那人的思念。

已是好久未见他了。

小石头鬼鬼祟祟溜进来,脸上闪着兴奋的神色。

“公子,你猜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小石头的语气藏不住地扬起。黄磊却没什么性质,淡淡地笑着等待小石头揭晓答案。

见黄磊没什么兴趣,小石头也不气馁,他从背囊里轻轻掏出一个鸟笼子。

几乎一瞬间,他看见少爷的眼睛亮了,仿佛世间所有神采都被充盈进了那一双眸子。

黄磊认得那物。那是孙红雷养的鸽子。

“公子,我偷偷去找孙大哥了,他听说你的遭遇,让我把这鸽子务必送给你,说以后有要是可以通过飞鸽传书来商讨。哦对了,他还给我一个平安符,说是前几日去庙里烧香给你求的,让我务必带给你……”

小石头没说完就被一个拥抱打断,黄磊猝不及防扑进他怀里。

“小石……谢谢你。”

小石头措手不及,听见公子带着哭腔的道谢,内心难受得紧。他知道这半个月公子过的有多难。







黄磊将写好的信件塞进鸽腿上的信筒里,看着它载这自己的思念消失在天际。想了想,他取过那枚平安符,拿毛笔体了四个字。

红雷平安。

落笔后他怔了怔,轻声唤小石头过来。

“小石,可能还得麻烦你,帮我把此物送到你红雷大哥手上。”

“在所不辞。”






【秋】尘归尘土归土香消玉殒

近日京城里满城皆知的大事,就是黄家小少爷,黄磊,失踪了。

而且在在三日之后,绑匪来信,说要三千两银子才放人,否则就拿黄少爷的尸体喂狗。

满城风雨。

黄少爷失踪的细节也成了一个谜,有人说他和贴身小侍在出院游览时失踪在一家茶馆里,有人说他是独自外出时消失在城边一片竹林里,还有人说黄少爷根本没出门,就那样人间蒸发在自家府上。

众说纷纭,人心惶惶。但是无论怎么说,黄磊失踪这事和贴身小侍脱不了干系,因为那叫作小石头的小侍也和黄少爷一齐失踪了。

黄老爷急得一夜白头,黄磊做了再大逆不道的事,也是他心头最疼的儿子,如今儿子丢了,他只觉得自己后半生都没了希望。

但是他们真的酬不齐三千两银子。









孙红雷正在府上品茶,爹突然进来了。他恭恭敬敬地问好。

“雷,黄家黄老爷说有要事要见你。”

“好的爹,我换身衣服。”

孙红雷当然知道黄老爷为什么而来,他到要看看,这磊磊的爹是有多狠心给了磊磊一巴掌。






孙红雷不紧不慢地踱步来到会客堂,坐立不安的黄老爷看到来人,像是看到救星一般走上前。

“孙少爷……”

孙红雷淡淡地看着,不接话,只等着黄老爷继续说。

“孙少爷……我们家磊磊的事,你听说了吧?”

那样小心翼翼的语气令孙红雷心中泛起一丝酸楚,但也仅仅一刹那便消失殆尽。老混蛋……现在知道难受了?

“我听说了啊,三千两……黄叔叔不会是来借钱的吧?”

听得出他语气里的不屑,黄老爷也不恼。他放下自己的自尊,哀求道:“孙少爷,磊磊他……他是你很好的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

孙红雷再次不接话,垂下眼帘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黄老爷哪收到过这等冷落,但是这京城中能帮他凑齐三千两的,也只有孙家了。

“孙少爷……我黄某一辈子爱面子,今天我拉下脸求你了,救救我儿子吧……救救他……”

黄老爷崩溃地情绪失控,一把扑上去扯住孙红雷的袖子。

后者终于忍耐不住地朝他吼道:“你现在知道要面子了,磊磊跪在你面前,你甩他一巴掌的时候,你有考虑他吗?你亲自把春药交予刘员外的时候你有考虑他吗?”

黄老爷痛哭流涕。

“我知道我不应该……但是现在,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救救磊磊……”

“你都伤害他,我又有何缘由要去救他。”

冷冷的声音似一把冰刃刺进黄老爷的心,他看着那个冷漠的背影,无言以对。

“来人,送客。”








送走哭哭啼啼的黄老爷,孙红雷觉得他还是有些可怜的。

但是他不借钱,自然有他的理由。

半月之前,黄磊来信说,红雷,你可否愿与我私奔。

孙红雷自然千百个愿意,他早厌烦这百无聊赖的家了,和自己真心所爱远走高飞是他早就有的心愿。

于是素来被称作神算子的黄磊给了孙红雷一个天衣无缝的绝佳计划——诈死。

假装自己被绑架,索要高额赎金,最后声称撕票,再从乱坟岗随意请一位尸体充数。这样,世界上便再无了黄磊和孙红雷。

当知悉黄磊计划的时候,孙红雷还有些犹豫,但是他信得过黄磊,他的脑子是不可能出差错的。

果然,事情进行到此处,一切都还在按着当初的设想发展。黄磊诈死成功后,他再帮孙红雷诈死一次,便大功告成。

只是苦了这老头儿……刚刚黄老爷刺眼的白发令他心生愧疚,但是为了磊磊,他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








又过了一些时日,已经到了原定他和小石头接头的日子,然而后者迟迟未出现。

不会有问题的,孙红雷安慰自己。








然而,他们还是败了,败给了天命。

孙红雷抱着浑身是血的黄磊的尸体,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磊磊……他的磊磊,怎么会死呢。







黄磊的尸体是小石头背回来的,小石头也已近弥留。

闹市上,黄磊的尸体大刺刺地在秋风中被蹂躏,围观的人静静站成圈,默不作声。

孙红雷跪在黄磊身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愣愣地抬手去触摸黄磊毫无生机的脸,刚碰到的一刹那,泪水决堤涌出他的眼睛。

“红雷大哥……”

小石头趴在一旁,看着黄磊至死都念着的人,哭着诉说着惨痛的事实。

“我们一跑出来就遇上了山贼……后来,后来那三千万,真是山贼头子写来要的赎金……”

孙红雷喉咙里发出一声不似人的嘶吼,眼泪止不住地滴落。

“少爷……少爷求他们放他回去,亲自跟老爷说……说要钱,因为,因为他知道你不会拿钱来的,他没想到……他没想到他的计划被打乱成了这样……”

孙红雷已然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只觉得秋风似刀刃一般划过他的身侧,疼得他无以复加。

“少爷他不想死……”

“少爷求他们,少爷……他不想死在那里,他一心想回来,跟你……跟你在一起。”

小石头的声音突然变得悲哀得似乎坠入冰窖,他断断续续地号啕大哭。

“他们说,要不到钱,就让少爷肉偿啊!”

“那群王八蛋,把少爷强了啊!他们……他们四五个人折腾了他一晚上……”

小石头再也说不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红雷崩溃得仰天长啸,从嗓子眼里挤出无尽的愤怒与悲哀。他张大嘴,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泪水不停从脸颊滑落,一滴滴落在黄磊身上。

“少爷第二天就跳崖了,他说,无脸见你……”









他抱着再也没有生息的黄磊哭得一塌糊涂。








周围的人来了一批批又离开一批批,他都不在意。黄老爷赶来,看着眼前一片惨撞,“咚”得一声昏倒在地上。黄磊的兄弟们扑上来,有打孙红雷的,揍得躲狠他都不撒手。

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唯有怀中的人。

只可惜,他再也不能抬头,唤他一声“红雷哥。”

孙红雷麻木地紧紧抱着他,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心里。














【冬】一切的劫数都会九九归一

天空中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当一片雪花轻轻落在黄磊额间时,孙红雷终于抬头,却发现四周刹那便变了景致。

一片雪白。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只有他和黄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变过。

泪眼朦胧中,一袭红衣胜血,邪魅欲滴。红衣白胡子老人就这样伴着漫天飞雪,朝他们缓缓走来。

孙红雷没把他放在心上。他的心已经死了。

“孙红雷,你是不是觉得,你害死了他。”

神秘老者开口,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好似在身前,又好似来源四面八方。

孙红雷不答话。

“别忍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在想,或许那日你把钱给黄家,他就不会死,是如此吗?”

孙红雷的肩膀开始颤抖。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没错……是我,是我害死了他……”

老者轻笑。

“你不用这么自责,这是他的劫数。自从他上次拒绝我之后,已经是躲不掉的劫难。”

孙红雷眼睛愤怒地通红。他回身,狠狠抓住老人的领口:“你知道!你为什么知道!你是谁!”

红衣老者看着失控的年轻人脸上未干的泪痕,轻笑。

“我是魔,也是神。”

“我可以让你的爱人复活……不过是换一种方式。”









孙红雷俯身将黄磊放好,让他平躺在地上,突然一个小木牌从他胸前滚落。

红雷平安。

那人遒劲有力的毛笔字令他恍惚,好不容易抑制的泪水再度奔涌而出。

平安,平安……磊磊,没有你,我要这平安有何用?

他回头,更加坚定地向老者重复。

“我同意。”

老人血色的长袍一刹那间失去了颜色,身形也愈见透明。而黄磊的血液一点点从自己身体里抽离,染红了孙红雷的袍子。

一袭红衣盛血,邪魅欲滴。

老者说,接替我当这个魔鬼,你将拥有无边的法力,以及起死回生的能力。但是,你将永远失去你的七情六欲,再也不能和人相爱。

这对孙红雷来说,算什么呢?

磊磊死了,他又有什么牵挂?

“起死回生术并不能还人阳魄,死了的人只能变成僵尸,不能说话不能思考,只是一个行走的空壳,失去所有感情。你真的确定?”

管他呢,只要磊磊在他身边,哪怕他陪他堕入地狱。










无数力量涌入孙红雷身体中,他跪下来,看着面色惨白的黄磊。

“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孙红雷喃喃道,用食指轻轻触碰黄磊的额头。
话音刚落,死去很久的人睁开了眼睛,只是再也没了往日的神采。

孙红雷俯下身,轻轻地吻上他的唇。

一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滑落。









一发完了!真的不容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79)

热度(51)